网站顶部图片

探索空间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圣母玛利亚的故事与女性神学

圣母玛利亚的故事与女性神学

发布者: 本站 发布时间:2012-11-19 15:48:17 浏览量:11684次 得分:(共次评分)

    在路加福音中,保留了许多与圣母相关的事迹。圣母领报(预报救主耶稣诞生),是其中的第一个故事。让我们一起探索圣经和圣艺中,如何传讲这一个故事,并以女性的眼光,加以省思。

    圣经中的「圣母领报」

   到了第六个月,天使加俾额尔奉天主差遣,往加里肋亚一座名叫纳 匝肋的城去,到一位童贞女那里,她已与达味家族中的一个名叫若瑟的男子订了婚,童贞女的名字叫玛利亚。天使进去向她说:「万福!充满恩宠者,上主与妳同 在!」【在女人中妳是蒙祝福的。】她却因这话惊惶不安,便思虑这样的请安有什么意思。天使对她说:「玛利亚,不要害怕,因为妳在天主前获得了宠幸。看,妳 将怀孕生子,并要给祂起名叫耶稣。祂将是伟大的,并被称为至高者的儿子,上主天主要把祂祖先达味的御座赐给祂。祂要为王统治雅各伯家,直到永远;祂的王权 没有终结。」玛利亚便向天使说:「这事怎能成就?因为我不认识男人。」天使答覆她说:「圣神要临于妳,至高者的能力要庇廕妳,因此,那要诞生的圣者,将称为天主的儿子。且看,妳的亲戚依撒伯尔,她虽在老年,却怀了男胎,本月已六个月了,她原是素称不生育的,因为在天主前没有不能的事。」玛利亚说:「看!上主的婢女,愿照你的话成就于我吧!」天使便离开她去了。(路1:26-38)

    这是个石破天惊的故事!童贞少女将成为救世主默西亚的母亲,承担起接引救世主降生成人的重责大任。在两千年前极端保守的中东乡下纳匝肋 小村落中,成为未婚妈妈,是多么难以承担之重,将为生活带来多么不可思议的巨变,甚至,还要冒着被视为淫妇,用乱石砸死的危险。但是,十几岁的纯洁少女玛 利亚,没有多做权衡利害的计较,勇敢的答覆「是」(Fiat)!这一声谦逊又坚毅的「是」,将人类带进了永恒的光明境地,弥缝了天人之间的破裂。因此,历 代多少画家,都争相画出这新创造的肇始、重新连结天上人间的一刻。

    圣艺中的「圣母领报」


    大师Duccio的圣母领报图(1308-11), 描绘圣母在门廊中,正读着依撒意亚先知书中令人惊奇的句子:「看!有位贞女要怀孕生子,给他起名叫厄玛奴耳。」(7:14)这时,长着一双翅膀的天使加俾 额尔显现给她。天使左手拿杖,右手则是伸出食指和中指,以传递讯息的手势,指向圣母。圣母惊惶不安的微微退缩。右手抚胸,左手夹者展开的书本。这一页,正 是用拉丁文撰写的依撒意亚先知对她的预言。圣母不是经由夫妻敦伦受孕,而是天父派遣圣神降孕,所以,圣神以鸽子的形状,自天降下,临于圣母。在圣母和天使之间,摆着一盆象征贞洁的百合花,表示圣母如同先知所示,是贞女受孕。

    意大利佛罗伦萨附近Siena城中的一座圣堂,有一幅1333年出自Simone Martini之手的祭台装饰画,也是以圣母领报为主题。 在这幅「山」字型的木板画作中,身着长袍、肩系飞舞的披风、翅膀鲜艳高耸,手持代表和平的橄榄枝,并头戴橄榄叶冠的天使,正奉上主之命,召叫玛利亚成为天 主之母。圣母则是惊讶、疑惑地半侧着身子,斜坐在椅子上,左手拿着半展开的书卷。在圣母和天使之间,是一瓶象征圣母纯洁无瑕的百合花。花瓶上端,也是整个 画版的中央最高处,是一群天使,簇拥着形状如鸽的圣神,准备在圣母答覆之后,降孕于她。

    女性眼中的「圣母领报」   

   就女性的眼光来看,这事件到底传递了什么讯息?不分古今中外,在以男性为中心的世界,常期待女性是娇柔的、依赖的,不骄傲、不自负,没 有权力欲望;最好是「自我发展不够健全」,甚至「否定自我」。因此,女性常面临「过分依赖别人的判断」,和「为了取悦他人而过度自我牺牲」的陷阱及诱惑。 但是,圣母却自然地打破了这些僵化的女性形象,在两千年前,就展现出女性的新风貌。   当上主透过天使邀请玛利亚成为天主之母时,圣母的「是」,绝非消极、胆怯、依恃的被动回应,而是自由主动的答覆。她的决定,也鼓舞了历代以来的女性, 努力承担自己的生命和使命。在父权中心的社会和教会中,圣母的作为,是极为先进且有创意的。圣母不是被迫成为天主之母,而是她的自由抉择。

    圣母领报,也是一个信仰事件,这个贫穷且不按牌理出牌的乡下女孩,自由主动的答覆,打开了信仰的新页。路加强调,圣母是上主圣言的聆听者和实践者,显示出她觉知性及行动性的信仰。当圣母疑惑童贞女如何能生子时,天使的话成为铿锵有力的跫音:「在天主前,没有不能的事!」(路1:37)于是圣母以婢女之姿回应:是的,上主,你的婢女在此,愿意承行你的旨意。这是绝对的服从,显示她对上主的绝对信赖,而这份信任,是建筑在上主信守许诺的本质上。世世代代,许多人的信德,也都因此而受到激励。再者,圣母坚定的信仰,使神进入历史成为可能。神因此道成人身,以血肉之躯,居住在人间。其实,直到今天,「领报」的事件,仍不断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发生,传递着珍贵的讯息:上主赐给人不可思议的恩宠,因为祂渴望修补这个不圆满的世界。这显示我们虽然活在存有的限度中,却隐藏着各种可能性,只要愿意聆 听,并勇敢答覆,任何事都可能成就。这使得我们,尤其是女性,虽然受困于现世的各种艰难处境,却能重新燃起希望,如同圣母,破茧而出,开展创造性的行动。

    国际知名的女性神学家Elizabeth A. Johnson还指出圣母的先知性。她认为路加福音的描述,联系了「预报救主基督诞生」和「先知的委派」两桩大事。 一位犹太少女和她的神,在她的民族争取自由时,参与其中。这正是先知性的召叫!圣母因而成为耶稣的第一位宗徒。在路加的描绘中,我们看见圣母的确是最理想的宗徒,她聆听上主的话,并且回应、遵行、持守。

    圣母领报,正是每个人被上主召唤的模型。上主召唤所有的人,在历史中持续承担使命,也同时赐下所需的恩宠。圣母在生命中辨识出上主的声音,委派她一个重大的使命,她要独立地思考和行动。而她完全自主地作了决定:对这召叫,迎上前去。 圣母的选择和决定,改变了她的生命,也改变了人类的生命。圣母的同意,是为了共同创造一个新世界的自由行动。她极有胆识地接受了上主为她量身打造的巨大使命,「她的同意是自由且勇于承担的行动。而不是『否定自我』的允诺」。圣母的承诺当然使她卷入巨大的风险。这个承诺,完全颠覆了她的世界。她不是英雄式的女超人,而是人群间渺小的乡下姑娘,虽然乐意答覆上主的召唤,但这召唤将把她从静谧的平安中拖拉出来。「怀着惧怕和颤栗,她承接了这个冒险,参与上主的计划,虽然这个救赎人类的计划,远超出她的视野。……耶稣是藉着这女子的身体诞生的。这女子是一位自由的、成熟的女性,她有自主的心灵和意志,对自己的决定具有判断力,并且能坚持到底。」

    这个救恩故事的有趣,也由于在当时那个以男性为中心的时代,未婚女性甚至没有法律地位,上主竟然直接对圣母说话,而不是透过圣母的父 亲、兄弟、订过婚的配偶若瑟、或司祭。尤其是,身处「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的文化习俗中,圣母在回答之前,也完全没有征询过任何男性权威者的意见或许可。 所以,圣母和上主的关系,完全超越男性的掌控。 正是如此,我们在上述这些描绘圣母领报的图像中,没有见到任何具有权威、决断力的男性角色。   和其他被召选的先知一样,圣母在上主面前肯定地说:我在这里。一位年轻的妇女这样的勇敢承诺,正是向其他女性清楚宣示:虽然我们可能仍置身于男性主导 与支配的环境中,但与我们切身相关的事,只关涉上主和我们自己,不是任何男性可以宰制的。我们要聆听圣神,在上主面前自己作决定,在信德中勇敢回应召叫, 参与上主的救世大业。

   「圣母访亲」

    「圣母访亲」(路1:39-56),是「圣母领报」故事的续曲,许多救恩的奥秘,在这两位女性的会遇中,彰显出来。圣神在「降孕」的救恩故事中,是重要角色。上主不是圣母的性伴侣,而是以创生的力量,生了耶稣。 而「访亲」的此刻,这两位女性又因充满圣神,透过圣神「创造」的权柄,爆放出恩宠满溢、流传千古的言语。同样,我们先探看圣经和圣艺中传述的「圣母访亲」的故事,再以女性的眼光来省思。

    圣经中的「圣母访亲」

   圣经中,圣母访亲的故事是这样的:当天使奉上主之命,邀请圣母藉圣神降孕,成为救世主之母时,也同时告诉圣母,她年老不孕的表姊依撒伯尔,半年前,同样因为圣神受孕。善良慈悲的圣母就急速赶往山城, 照顾待产的表姊,完全没有顾惜自己。这两位经过天主特别降孕的母亲的会遇,真是惊天动地。她们的对话,掷地铿锵、烛照千秋万世。依撒伯尔透过在她胎中欢跃的小洗者若翰,认出救世主来。这位耶稣的先驱,在母腹中已经开始执行先知的任务,藉着母亲的口,向世人道出、向宇宙宣告耶稣和圣母的身分。在女人中你是蒙祝福的,你的胎儿也是蒙祝福的。 吾主的母亲驾临我这里,这是我哪里得来的呢?看!你请安的声音一入我耳,胎儿就在我腹中欢喜踊跃。 那信了由上主传于她的话必要完成的,是有福的。(路1: 42-45)

    依撒伯尔的赞词,成了千古传诵的圣母经的一部份,指出圣母是蒙受上主特别祝福的;圣母腹中所孕育的,是救世主;而圣母的信德,正是她蒙福的因由。耶稣还没有出生,就已在世人面前真正初次彰显祂的天主性。上主竟是藉着两位母亲,传递这桩救恩大事。

    发生在圣母身上的「圣神降孕」的奇事,她只默存在心,现在,居然由在远方家中安胎待产的表姊口中揭示出来!圣母惊讶之余,也不禁欢乐的高声赞颂这颠覆世间价值的上主的特恩:我的灵魂颂扬上主,我的心神欢跃于天主、我的救主。 因为祂垂顾了祂婢女的卑微,今后万世万代都要称我有福; 因全能者在我身上行了大事,祂的名字是圣的, 祂的仁慈世世代代于无穷世,赐予敬畏祂的人。 祂伸出了手臂施展大能,驱散那些心高气傲的人。 祂从高座上推下权势者,却举扬了卑微贫困的人。 祂曾使飢饿者饱飨美物,反使那富有者空手而去。 祂曾回忆起自己的仁慈,扶助了祂的仆人以色列, 正如祂向我们的祖先所说过的恩许, 施恩于亚巴郎和他的子孙,直到永远。(路1:46-55)

    圣母这阙传唱千古的赞主曲(Magnificat),首先感恩、欢赞天主在她身上所行的奇迹;然后,安慰、鼓舞了世世代代弱小卑微的人们,给他们带来无尽的希望,因为,这是上主忠信的许诺。奇迹既然可以在圣母身上发生,也可以在任何卑微贫困的人身上发生。   这首玛利亚之歌,是一位贫穷女子的祈祷,显示她是我们当中的一位。圣母的欢赞,设定了即将来临的天国的游戏规则:每一个人,包括女性,都能活得有尊 严。所以,圣母不只唱出上主如何以祂慈悲的救恩行动,自由地转化了社会不公平的阶层,同时也表达她自己正和其他受压迫的人一样,透过上主的恩慈,得到举 扬。的确,贫穷的妇女和最卑贱的人,都将因上主的恩慈,尝到世上正义的滋味。


圣艺中的「圣母访亲」

 

    这么特殊的救恩故事,当然也要入画!虽然以「圣母访亲」为主题的艺术作品,不像「圣母领报」那样丰富,但也有许多精采之作。 文艺复兴之父,大画家乔托(Giotto)在1302-05年间,于意大利Padua的一座圣堂中,描绘过一幅湿壁画。 画中,依撒伯尔前倾着身体,恭敬地在屋外迎接圣母并问安,三位女侍,分别站立在她们身后。
 
    历代许多礼仪用书,尤其是「时辰祈祷」的手抄本中,常见圣母访亲图像,大概是因为在「时辰祈祷」的重要枢纽「晚祷」中,教会习惯咏唱圣母在访亲会遇依撒伯尔时唱颂的「赞主曲」。1385年的 Small Book of Hours of the Duke of Berry中,圣母访亲图十分特别。在雕刻精致的屋宇内,依撒伯尔恭敬地朝向圣母,单膝跪下,右手护在圣母的腰后,左手轻抚着圣母挺出的、明显有孕的肚腹,欢欣礼赞。1410年左右法国巴黎用的Hours of Rene of Anjou、 1470年英国Rouen用的Book of Hours,以及意大利Siena主教座堂圣咏团用的圣歌集手抄本等,都有圣母访亲图像,可见得这是在各地教会,都普遍受欢迎的主题。


    女性眼中的「圣母访亲」

    圣母访亲,清楚透显圣母的宅心仁厚,关心别人远超过照顾自己。她是上主降孕的奇迹核心,却不自满、自骄,反而忘我的伸出援手,不惜以有孕之身,千里跋涉,济助他人的需要。她还喜乐地高声唱出对上主的赞颂,和对弱者的疼惜。 在长久受压抑和宰制的妇女眼中,如此超凡入圣、跨越各种可能性的圣母,真是传播佳音的先知:她是带给弱小者希望的先知,也是福传的先知,更是女性自觉的先知。

    弱小者的先知

    圣母的赞歌显示她是先知,预言了在被压抑的人民身上,将要发生的大事。妇女们在当时,甚至在今天,都正有着类似受贬抑的处境。但这首玛利亚之歌,在救世主默西亚即将来临的时刻,欢乐地宣告上主的恩宠,和祂充满力量的怜悯。女性神学家Jane Schaberg认为圣母的谢主曲是「伟大的新约解放之歌,是个人的也是社会的;是道德的也是经济的;是一个激烈冲突和胜利的创新文献」。 在这赞歌中,我们透过赞颂者的口,看见上主非比寻常的行动:支持边缘的、和被剥削的人。

    因此,圣母的赞主曲,受到高度的重视,对妇女和其他受压迫的人而言,十分珍贵。他们得以由人身的不正义、不公平,政治上统治者的压迫及 高傲、富贵中,获得自由。圣母彷彿先知,向穷人和边缘人宣告了希望。这正呼应了耶稣「山中圣训」的宣讲,颠倒了人间的价值:现在贫穷的、飢饿的、哭泣 的……是有福的,因为将来要享有天国、要得饱饫、要欢笑。反而是如今富有的、饱饫的、欢笑的是有祸的,将来要飢饿、要哀痛哭泣(路6:20-26)。上主 关心弱小卑微,也接纳他们成为在耶稣基督内的新子民。 的确,上主可以在每天遇见的受苦的、流泪的、穷人的笑声、飢饿者、受造物的呻吟中,被找到、被发现。而圣母的赞主曲,正是这一切的先声。

    福传的先知

    连男性也承认圣母的先知角色。初期教会的作者,早已将圣母诠释为先知。知名的教父和主教圣安博(Ambrose,约339-397)认为圣母匆忙跨越 犹大乡野、山丘的访亲旅程,如同教会发展、跨越世代更迭的山丘。他将这些旅者和先知相连结。正如依撒意亚先知书所形容的:「那传布喜讯,宣布和平,传报佳音,宣布救恩,向熙雍说『你的天主为王了』的脚步,在山上是多么美丽啊!」(52:7)圣安博还激励他牧养的羊群说:「看看玛利亚,我的孩子!教会先知性地预言,正应验在玛利亚身上:『你的脚步是多么美丽,喔,慷慨的少女!』的确,正如玛利亚宣布欢乐的福音:『她和教会的脚步,是多么美好!』教会的步履,确实是慷慨又美丽!」而圣母跨越乡野、山丘的脚步,正是爱的脚步。她是以女性特有的细腻体贴之爱,来传布福音。

    教父依肋内(Irenaeus,约140-202)则是先指出基督的道成人身,人因而可以藉此成为天父的儿女,和基督一起呼唤:「阿爸,父啊!」之后,又描述玛利亚之歌带领整个教会回应:「玛利亚十分欢跃,先知性地因教会之名说:『我的灵魂颂扬上主!』」

    女性自觉的先知

    圣母和依撒伯尔宇宙性的会遇,十分精采。在这会遇中,没有男子的声音。虽然,可能如同有些画作中所呈现的,她们两位的伴侣匝加利亚和圣 若瑟,也陪伴在侧,但在圣经中,此刻,他们竟然没有声音和形象,只有两位伟大的母亲在对话。依撒伯尔赞颂玛利亚,并且和圣母一起赞颂上主。男子沈寂而女子 声扬,这在圣经上,是非常罕见的景象。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新约中很少有一长串言词出自妇女之口。圣母的赞主曲是在新约中由女性口中说出的最长的话语,也是圣经里所有女性的言行中,最为重要的。玛利亚之歌对妇女和其他受贬抑的人而言,都是珍宝。 圣母的这首赞歌,正遥相呼应犹太传统中流传久远的女性赞歌。出谷纪中,当梅瑟和以色列子民高唱凯旋歌之时,亚郎的姊妹女先知米黎盎手中拿着鼓,带领着 妇女们一起应和,歌唱、舞蹈(出15:2-21)。民长纪中,也记录着女先知及民长德波辣的凯旋歌(民5:1-31)。撒慕尔纪上,则有亚纳献撒慕尔于上 主圣殿的颂谢诗(撒上2:1-10)。友弟德传中,在帮助同胞以色列子民战胜亚述人之后,也带领以色列人高唱颂谢诗(友16:1-17)。 其中,尤其是亚纳的颂谢诗和圣母的赞主曲,有许多神似、承接之处。这些赞歌,让我们觉知女性的聪慧、敏锐、勇敢,和伟大贡献。

    女性的情谊   

   虽然,在许多世代和地域,女子没有社会、甚至法律地位,也难以建立彼此的情谊,但是,圣母打破了这道藩篱,她跨出了一大步,牵起了另一位女性的情谊之手。非裔美人圣经学者Renita Weems 注意到孕妇需要其他孕妇的陪伴,这样,她们才能分享内心的恐惧,彼此鼓励,一起寻找勇气,表达真心的希望,并学习怀孕期间身体变化的各种所需的相关知识。 尤其是圣母和依撒伯尔,同因圣神受孕,非比寻常,更需要互相倾诉内心的惊异、欣喜与感恩。她们互相鼓舞、支持,没有猜疑、嫉妒,只有真诚的了解与相待。甚且,她们会遇的力量,引导她们宣告天主降福弱小卑微的人。「这两位孕妇,正击打着来自天主之国的革命性的鼓声。」 她们关心并提及地位低下的妇女、飢饿的人、没有权势的人,和被压迫的人。通常,孕妇不会被联想为先知,但是在这里,有两位充满圣神的孕妇先知,欢欣地预告对未来的新希望。

   因此,圣母的赞歌,也是「战歌」。上主的战斗之歌进入人的历史,奋斗着要建立一个平等的世界,每一个人都是天主的居所,应该深度的互相尊重。马丁路德 就曾说,玛利亚之歌,不只是为她自己而唱,而是为所有在她之后咏唱的我们而唱。 的确,圣母的赞主曲,展示了教会生活的核心价值。圣母之歌让我们对上主的恩宠有信心,尽管我们卑贱,上主却全心盼望也在我们身上成就大事。于是,当每一天 的黄昏,我们在晚祷中和圣母一起赞颂上主时,「谢主曲」不断地提醒我们:要建立一个更公义和平的社会,这正是我们无所遁逃的责任。

    圣母的故事与今日女性神学的关怀

    「说故事」,是教会从一开始就运用的记录以及传递信仰和教会生命的方法。耶稣本身,就是一个说故事的高手,君不见,在「厄玛乌两个门徒」(路 24:13-35)的故事中,复活的主耶稣,不是陪着两位门徒,说了一路的默西亚的故事吗?并继续用生命写故事,在晚餐桌上显示了自己,因而触动了两位门 徒,改变了他们意欲逃离耶路撒冷的苦难的初衷,冒着被抓、被杀的危险,欢喜又心甘情愿地重新回到耶路撒冷,承担起自己的使命:向众人宣报救主真的复活了的 好消息。可见得,故事说得好,甚至可以改变人的生命方向。而艺术,也是震撼人心的讲故事的好方法,可以超越语言,直指人心。韩国著名的女性学神学家郑玄镜曾经提及,她在美国纽约参观韩国人民运动的木刻版画展时,曾因深受版画作品的力量感动而崩溃痛哭。 女性柔软与善感的天性,更易于体会与接受透过艺术途径传递的深远讯息。   我们藉着初期教会留下的圣言,和历代基督徒不断在神学反省与信仰热情中,透过圣神指引而创作的圣艺,了解了圣母的故事、她活过的生命,体悟到她是一位 了不起的母亲、宗徒和先知,更是一位在受贬抑的社会环境中成长与生活的女性。现在,也要由圣母的故事出发,说说我们这一代女性的故事和关怀。

    女性的苦难

    我曾经看过一部电影,描述在女性还没有投票权的时代,一群美国妇女,如何争取和男性平等的投票权。她们的诉求在当时是不可思议的,几乎 所有的男性,甚至部分女性,都敌视她们,她们为此受尽身体和精神上的伤害与屈辱,甚至,有人为此牺牲性命,才换来今天许多妇女能够享有的投票权。但是,世 界上还有很多地方,至今,享有女性的投票权,甚至投票权本身,都还是一种奢望。许多令人尊敬的亚洲女性神学家,已经在「女性主义神学」的领域耕耘多时,报导过许多亚洲妇女悲惨的命运,读之令人不禁掩书叹息。其中的翘楚郭佩兰女 士,因而提出亚洲女性基督教神学,必然是「一个苦难的故事」。 黄慧贞女士也倡议「亚洲『可怜妇女』的神学」。 菲律宾的维珍妮亚‧法贝拉(Virginia Fabella)修女强调「妇女特质」,是要体会今日的处境,身为女性的意义为何?「受苦、多重压迫、逐渐觉醒、争取完整的人性」,是亚洲妇女生活中的一 部分。 韩国的李愚贞女士(Lee Woo Chung)也提醒身为基督门徒的妇女们,更要看见师傅耶稣关心穷困的、受压迫的人,尤其关心穷困的妇女,因此,也必须因主之名,关心穷困的妇女, 包括我们自身,和其他识与不识的妇女。

    女性的「越界」

    妇女们常有困苦的记忆,却鲜少有抗争与自由的记忆。 但是圣母英勇的行为打破了这界线,她不经男性同意,就向上主自由地回应「是」,已经跨出了整个女性受制于男性的「边界」(boundary)。而根据二十世纪重要的人类学泰斗Arnold Van Gennep和大师Victor Turner的认知,不断「越界」,也就是超越己身所存属的范围和「边界」,打破既定的「身分系统」,生命方能成长,也才能使社会或团体保持生机,不断在动态中创造、成长、更新。 如果圣母已经在上主的召选、圣神的护佑下,成为出类拔萃的母亲、先知和宗徒,尤其是:一位完整的女性,而彻地改变了人类的命运,我们为什么还要故步自封,自怜自艾,而不学习圣母,勇敢跨出第一步,争取活出一个完整的妇女的生命,并对全人类有所贡献?

    女性的Doing神学

    亚洲女性神学强调「做神学」(doing theology),要由「经验」和「意识」开始,而非强调抽象思考的哲学性神学。「做」(doing),至少包括双重意义:神学,当是生活的实践,并觉 知这是正在不断进行、尚未完成的过程,因此,其进路应是:行动—反思—行动。那么,学习圣母,踏出仁爱步履的妇女们,要关心谁呢?韩国民众神学家徐洸善( Suh Kwang-Sun)指出,「民众」,是「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智力上受到压迫、剥削、支配、歧视、隔离、镇压的人。包括妇女、特定种族、穷人、工 人、农民,甚至知识分子本身」。那么,我们要为他们做什么呢?耶稣复活后,第一次显现给门徒时,就说:「愿你们平安!」(若20: 19)「平安」,因此是复活的主基督亲自带给人的祝福。希伯来语中的「平安」(shalom),意涵丰富,包括完整、医治、公平、正义、平等、共融、自 由、及团结等意义。 平安的愿景,是希望所有的人以及整个自然界,都能完整和谐、共融合一。   而这平安的赐予,正是末世的新天新地,早在圣母访亲、欢唱「赞主曲」时,已经预示了。她唱出耶稣的使命、上主的救恩,她向世人宣报:她的爱子,将会带 来一个充满公义的新世界!让卑贱、边缘、贫困、飢饿的人,都能被尊重,得到正义公平的对待。这也呼应了上主在旧约中,对以色列子民的许诺。 这让我们想起依撒意亚先知描绘的让人动容的美景:豺狼和羔羊将要一起牧放, 狮子要如牛犊一般吃草,尘土将是大蛇的食物;在我的整个圣山上,再没有谁作恶,也没有谁害人。 (65:25)

    是了,我们要在人间带给人平安。唯有公平正义,才有平安。因此,「好像看到有人渴了,我们就给他水;看到不公义的事情,我们不能袖手旁 观。」 印度的德肋莎修女,正是当世最好的见证。如同圣母得知年老住在山城的表姊怀孕,需要帮手,立即展开基督救恩的「自我交付、舍己为人」的行动,翻山越岭去助 人一样,德肋莎修女看到多少穷人流离失所,甚至像垃圾一般的被人遗弃时,她没有袖手,而是放下了社会上尊敬的校长、老师的身分,带领一群妇女(修女),善 待穷人中的穷人,接待他们如同接待耶稣,让他们或生或死,都有尊严。然而,承担上主交付的使命,为天国奋斗、济助贫穷弱小,是艰辛、要付出代价的。且看圣母在勇敢的说了一声「是」之后的承担吧。因为她是救世主之母,所 以,要经历非一般母亲所能忍受的利刃刺心的痛苦:我的儿子不属于我,而属于祂的天父和使命。祂要不辞辛苦的到处奔波,宣讲天国,受尽世人的轻慢、嘲笑。祂 要以孱弱身躯、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庞大且僵化的社会习俗与制度,和信仰系统。最后,祂终要被负卖,残酷、屈辱的在十字架上,献出祂的生命和尊严。但是,换 来整个世界和人类的得救。而这位伟大的母亲,得忍住自己的心疼、怜惜,以及因此而带给她的锥心之痛,陪伴着爱子,一起历经所有痛苦,完成救世大业。 今天,我们要踩踏着圣母的芬芳的脚迹,又何尝容易?女性的投票权,是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德肋莎和她的修女们,过着和他们服事的穷人一样清俭的生活; 有些人忙着拯救雏妓时,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当我们胆敢对抗政治、经济上既得利益者的「主流价值」时,我们不免要经受被打压、被边缘化、甚至被消灭的危险。 但是,圣母和其他女性先驱已经为世界的更加美善平安,做出了牺牲与贡献,我们也当如是,不惧艰险,勇往直前!

    教育男性

    虽然在圣母领报和访亲的故事中,不见男性的身影,但在今天,当我们不断为受压迫者、尤其是女性讨公道时,不要忘了,除了教育女性自觉自主之外,另一个重要的功课是:教育男性。因为,「践踏他人的,无法感受被践踏者的痛苦」。 而当今之世,在政治上、经济上、家庭中、教育界、社会团体、及各种宗教团体中,主掌大权的,仍多半是男性。唯有男性真正醒觉,不只是在意识上,更是在行动上的改变与落实,追寻公理、正义、和平,才能初见曙光。   我很感佩美国纽约的联合基金会(United Board),他们总是关怀弱势。支持相较于西方的弱势,亚洲;以及相较于男性的弱势,女性。他们为了扶持亚洲的高等教育,在香港设立重要的办公室,直接 处理亚洲事务。每年都在亚洲举行重要会议,并要求亚洲相关各校的与会代表,要有一半是女性,以确保女性的权益,同时,也是机会教育。我,一位女性,所创 办、管理的辅仁大学神学院礼仪研究中心,就曾得到他们大力的帮助。他们的执行长,也常由女性出任。除了知行合一的United Board之外,一个知名的天主教国际男修会也注意到女性议题,在修会总大会的会议记录中,要求全球的会士们尊重女性和教友,并学习和女性及教友平等合 作。可惜修会中的有识之士虽有觉知性,但在会士们的落实面,却差距甚远,积习已久,很难收立竿见影之效。然而,男性是女性的朋友,要让他们去除男性的优越 感,真正谦卑的看见、尊重,并平等对待女性,还是要男性们自觉和合作才行。我们不能自外于与男性共生共存的社会,所以,让我们邀请男性一起来撰写众生平等、在人间建立天国的故事。

    改变与希望

    当欧巴马强力的以「改变」为诉求,终于当选美国总统之后,我们欣喜的见到出身于弱势种族的他,也能成为美国总统,而且获得普世的肯定。同时,看到无数弱小者期待「改变」的吶喊!   无庸否认,这个世界仍不够完美,大欺小、强凌弱的戏码,每天都在大自国际、小至家庭、学校、办公室的各种不同的场景中,以不同的形式上演。身为女性, 我们尤其容易感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我们自当和圣母一起,唱起「赞歌」和「战歌」,投身在这场永恒的征战中,努力「改变」不公不义的现况,不仅关心妇女,还 要关心所有和妇女一样受欺压的一群,一起奋斗,迎接充满希望的明天!

结语

    圣母,是母亲、是先知、是宗徒。但在这一切之上,圣母是一位女性。   圣母真是一位迷人的女性。她把自己活成典范,在她身上,我们看见各种超越限制的可能性。   我们用言语和图像,诉说了圣母承行上主旨意的初始的故事:「领报」与「访亲」。圣母一生的救恩故事,无法重演。但她丰富、善良、坚毅、勇敢、委顺又自 主的生命,以及努力承行上主旨意的精神和行动,却不断鼓励着我们可以效法她。一位活在第一世纪的「第二性」(女性),可以是非凡的母亲,是发聋振聩、传递 上主讯息的先知,是第一位听命、遵命、行命的宗徒。她的所言所行,正邀请我们和她一起,不断「越界」、创发、成长,竭尽心力关怀弱小,建立女性间的情谊, 携手连心地参与在人间建立公平正义的天国大业。

    同时,当代亚洲女性神学家倡议的Doing神学,也勉励我们不断由经验和意识出发,努力在生活中实践、反省、再实践。所以,我们可以凭 藉女性柔软善感的特质,透过我们的眼目、心灵、口舌和肢体,继续用言语、图像、生命,向世人传讲救恩史的故事、基督的故事、圣母的故事、圣人的故事、和我 们自己、以及其他妇女的故事。每一个受苦的、奋斗的故事,都是真实的血肉生命,都有上主无限的恩宠,都是在我们身上行了令人惊异的奇事,都正铺设迈向永恒 圆满天国的康庄大道!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验证码

首页关于我们加入我们法律声明帮助中心联系我们│网站地图:XML HTML 技术支持:宝安网站建设

心淘宝| xtb88 | 回归心灵 丰盛人生•深圳品凡文化传媒  粤ICP备13069957号-1    深圳•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