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顶部图片

西方智慧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天主教(基督教)的静观与禅定

天主教(基督教)的静观与禅定

发布者: 本站 发布时间:2013-10-11 10:25:43 浏览量:1656次 得分:(共次评分)

第一章  天主教的静观

 
第一节  静观祈祷的重要性
 
二十世纪,西方伟大的灵修大师多玛斯•牟敦(Thomas Merton)最坚定的信念是:现代人最迫切需要了解、实行宁静的祈祷。这是因为,近日社会崇尚科技进步,寻求物质享受,讲究工作效率,人们常常被迫处于紧张的状态下。每天上班,走重复的路径,坐同号公交车,做同样的工作;下班,回家前,又要赶赴数处应酬,这里聚会,那里邀宴,最后回家,早已筋疲力竭,只愿坐在电视前听听歌、看看戏,让之调剂一下快垮下来的身心。如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难免内心空虚,怅然若失。生活在这种状况下的基督徒又怎能把持信仰,活出真我呢?圣巴西略(St. Basil the Great)说:“当我们开启自我的心门时,透过此门,我们可以发现真我,同时也找到天主的临在。”7[7] 心门只有在宁静中才能打开,当我们有规律性地,走进自己的内室,在宁静中通过心门,我们才能发现自我,寻到天主的临在,寻到生命的根。否则,我们只能在人生的表层如浮萍般随波漂流,无论外在俗务如何繁忙,都不足以阻止那份内在的空虚与无聊。
 
耶稣基督人类的救主和导师,除了罪恶,那与我们完全一样的人性心灵深处,常体验同天父的合一。我们知道他如何寻求度一个孤寂、隐僻、斋戒、静默与醒悟祈祷的生活。使人的本性更向圣神开放,使它成为祈祷的更好工具,而且提供在认知与爱心上,适宜与天父结合的种种条件的环境,就是在静寂的祈祷中,他练成认识天父圣意并且体验到在爱中完全地降服。在祈祷中他听到了父的话,且认识了父和父的旨意。面对静观祈祷,我们也将被带入主耶稣的祈祷经验。虽然,“我们现在是借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那时,就要面对面的观看了。我现在所认识的,只是局部的,那时我就要全认清了。如同我全被认清了一样。”(格前13:12)
 
梵二大公会议文献指出:“每个修会的会士,该专一寻找天主,在一切之上,致意静观默思,以心神结合于天主,以使徒圣爱,联合救赎工程,并努力拓展天国。”(修会5)其间,将使徒工作与静观祈祷联合在一起。这是因为我们越来越认清静观是修会生活的基本要素之一。可以说,静观是我们整个人对基督所启示给我们的有关神修或神圣现实的关注。如果奉献生活是对在信德中所接受的天主的召叫所作的一种答覆,那么我们必须时刻在心中关注这些现实,以全部存在答覆天主。因着静观我们才能了解奉献生活的深刻意义,多玛斯•牟敦在《静观•静观》中写道:“修院祈祷的开始,不怎么靠‘思考’,而是靠‘回归内心’,藉此寻找自己最深的中心,唤醒我们存有的深度境界;我们的存有靠天主的临在,他是我们存有的根、生命的源。”8[8] 让我们再次将目光转向基督。在整天忙碌于讲天主、天国和治愈病人后,他总是退隐到清静的地方去“静观”。从天主子方面看,他并不需要如此,但他人性的生活里,必须越来越深刻的了解他是做父的工作,同父一起工作。他在静观他的父及道成肉身的奥迹。按甘易逢神父的观点讲,基督整个的一生,就是一个静观的行动,是在他生命根源中所作的静观。我想,若以潘宁顿神父所言:“整个存有必须说‘是’,这就是静观”9[9] 的话,基督的一生确是静观的一生。若望神学告诉我们,耶稣的一生是“归向父怀”。他启示我们度奉献生活的人、追随耶稣基督的人是何等需要静观。静观在我们的生活里,将渐渐地光照我们,使我们学会付出整个存在,即身体、心灵、理智及所有能力,以便对这位我们以全部存在向他宣誓的天主的奥秘有逐渐增强的意识。
 
教宗保禄六世,在“执行有关合乎时代修会生活复兴法令规范”通谕(1966年8月)中讲:“会士们为了在圣体奥迹中更密切地分享并获益,并在教会公共祈祷与内在生活之中,得到更丰富的滋养,在各种不同的祈祷中应以静默为优先。然而,教会的此一传统性的团体活动应加以保持  并尽心照顾,因而在修会生活上应给与会士适当的训练。”此通谕不但极力推崇静观祈祷,也指出静观祈祷与礼仪的重要关系。当我们疏忽了个人祈祷,则团体礼仪会趋于形式化,缺少了参与时内心应有的虔敬。其实,静观祈祷充实礼仪生活,有助日课经和感恩祭等导致深湛的静观经验,即体验复活的主在礼仪中的临在,并且延续了礼仪中所体验的天人交融,而静观本身也是礼仪祈祷的精华。
 
谈及静观祈祷的重要性,我们一定会想起常常把一切默存心中的的慈母玛利亚,限于篇幅笔者不想在此详述,仅以潘宁顿神父的一句话做为引证,他说:“玛利亚,我们归心(祈祷)的模范。”10[10] 就静观的重要性还有诸多方面,譬如它能使人认识自我,促成性格改造,培育心灵安祥,毫无暴力,建树团体等。总的来讲,它适应此世代的需要,适合人性需求,且使基督徒能强而有力地为世上天主爱的奥秘做更踏实的见证。
 
第二节  圣经诵读(Lectio Divina)
 
在教会初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默祷方法。教父及隐修时代,东方旷野产生了所谓“圣经诵读”的默祷方法。西方隐修始祖圣本笃(St. Benedict of Nursia)秉承了旷野灵修传统。在他所写的会规中,圣经诵读有特殊的重要性。本笃会的日程分为礼仪祈祷、圣经诵读和工作三部分。隐修士每天二到四小时的圣经诵读(也包括诵读教父著作及其他圣书),他们以体验和实践的方式将这灵修秘诀世代相传。直至十二世纪时,加陶先修会(Grande Chartreuse)基波第二(Guipo II)院长才较系统地,列出圣经诵读的四个步骤。他在《隐士的阶梯》(Scala Claustralium)中引用耶稣的话:“你们找,必要找到;你们敲门,必要给你们开门”(玛7:7)。以后把隐士的阶梯分为四级说:“你藉着阅读去找,就要在默想中找到;你藉着祈祷去敲门,便要在默观中给你们开门。”11[11] 书中将圣经诵读分为四个步骤:诵读(lectio)、默想(meditatio)、祈祷(oratio)、默观(contemplatio)。诵读就是用头脑接触圣经,默想即是细心地思维真理,祈祷是心灵祈求天主,默观是心灵安息于天主。这些步骤是有连贯性的。透过完整的四个步骤,才能升到与天主的结合。今日本笃会的默祷方法还是如此。圣衣会的默祷也很接近这个方式。下面就按四个步骤来介绍圣经诵读。
 
1 1        诵读(lectio)
    lectio并不等于今日的“诵读”,因为当时大多数修士和基督徒都目不识丁,需要少数懂得阅读的人念给他们听。所读所念的主要材料是圣经。他们设法把经文(尤其是福音与圣咏)输入记忆中,以便随时念给自己听。因此,所谓“诵读”是指:接受启示,接受圣言(真理、道路、生命),不论它经何管道来的。个人诵读固然重要,但也能来自别人,特别是礼仪、证道、宣讲、信仰分享、生活见证等,都是很好的渠道。圣言也能在艺术中显示给我们,像:图画、壁画、音乐、舞蹈、雕刻、马赛克等。在查德(Chartres)大教堂的窗户上,我们可以看到整部圣经。其实,整个宇宙都在讲论天主与他对人的爱(咏19篇)。圣伯尔纳多(St. Bernard of Clairvaux)很喜欢说,他在树木及小溪中,要比在书更能找到天主,由此观之,诵读是接受不论由何媒介而来的启示。
2 2        默想(meditatio)
    在早期的修院传统中,默想指的主要是不断地重复启示的圣言,那是人从神师或其他源头获得的生命的话语。这话语可能是一两个字或一整句话。他们在心中反复诵念,甚至用嘴唇念出来。做了一阵之后,反复的话语会渐渐内化、简化,它的意义会被消化吸收。在反复诵念时,心灵并非空虚或静止的,它会愈来愈接纳这句话,进入话内,消化它,吸收它,直到心灵被这句话熔化、履行,而整个存有也成为这句话的回应。教父们往往用牛反刍的例子来说明:牛把饲料反复咀嚼后,变成牛奶--一个爱的象征,充满圣神的傅油。由于反复诵念吃进的话语,使之由口到脑,由脑到心,结果产生爱的回应,充满信德的回应。纽曼枢机(John Henry Cardinal Newman)说得好:“默想所做的事情是,把一个概念上的赞同转变为一个实际上的赞同。当我们接受启示的话进入我们的脑海里,这些话只是我们在信德中所接受的许多概念而已,我们的确相信。但是,透过默想我们消化这些话以后,我们的整个存有就会渐渐回应这些话,我们就实际赞同了,我们的整个存有,尤其是我们的心,会说:‘是的,就是这样,真相就是这样。’”12[12]
3 3        祈祷(oratio)
    下一步,自然是祈祷--我们的回应。天主大发慈悲,启示自己;我们真正听了这生命之言,自然以同意、感恩、祈求、还爱等回应他。这就是祈祷,同意愈真切,愈容易觉察主的启示,也愈容易在一切中见到主的慈爱,因此祈祷也就源源不绝地涌现出来。由于主的光照,我们的回应不断成长,有时这些光照如此强烈,天主变得如此真实,一字、一词、一句不足以完全回应,整个自我必须说“是”,这就是所谓静观祈祷了。
4 4        默观(contemplatio)
默观是天主的恩赐。面对他,我们只是在自由的恩赐中,透过忠实地诵读、默想和祈祷,才能对此默观的恩赐开放。这种善情祈祷是绝对自我交付、极为开放、完全接纳的。这也正等同我们下面要讲的归心祈祷的境界。
 
第三节  归心祈祷(Centering Prayer)
 
“归心祈祷该是(东方旷野灵修中古老的)圣经诵读结出的果实”。13[13] 其历史记载于若望伽仙(John Cassian)所著《会谈录》中,伽仙在埃及旷野从隐修士依撒格院长(Abba Issac)处学得归心祈祷的方法。后来去马赛(Marseilles)城建立男女修道院,把这种东方智慧带到了西方。好多世纪以来,无数的修士、修女阅读了伽仙在《会谈录》中记录的依撒格院长关于此祈祷的讲话内容,他们照之练习、也教导他人。修院神师和农庄市集里的在俗弟兄也教授此法。神师们为学生写下了许多论述文章,其中最有名的一本是写于十四世纪的《不知之云》(the Cloud of Unknowing),此书广泛流传至今。宗教改革后,隐修院传统逐渐色微,此祈祷似乎也被遗忘了。梵二大公会议后,1971年教宗保禄六世发现社会不断变化,为了教会的需要,委托熙笃会(Cistersian)复兴适合于现代教友的灵修方法。熙笃会士共同研讨出一种简单实用的方法。“这个方法来自西方基督徒传统,由《不知之云》的作者所教导。”14[14] 大家受多玛斯牟敦的启发,将此祈祷定名为归心祈祷。古老的祈祷方法有了一个新的名字,以下便是依撒格院长传授给伽仙的古老基督徒默祷方法--由熙笃会神师们所教导的现代版本:
 
1 1        选一个安静的场所,放松,舒适地坐着:此祈祷不强调坐姿,不讲究呼吸法,但求自然放松,保持头脑清醒。可盘腿静坐,也可端坐椅上双脚着地。(生病时躺着也行。)可合手、反掌或各放在膝盖上,不求“正确”的姿势。但要求背部挺直,如此,生命力才易流动。最好合眼。耶稣说:“凡劳苦和负重担的,你们都到我跟前来,我要使你们得到安息。”祈祷需要安宁--无论是身体、精神或是心灵。
2 2        天主住在你的生命内,让自己沉浸在对他的信与爱中:我们知道天主居住在我们内,我们借由信德明了了这事:因他说此,便是如此。在爱中,我们将自己献给他--我们所有的注意力,我们的全部。“一切皆属你所有,天主,愿你的旨意随行于我身。”
3 3        选一个爱语,让它缓缓地呈现出来,以支持你在充满信德的爱中,与天主同在:选一个爱语或短诵或圣经中的一句或一字,只要有用或打动我心的字句都行,为表达对主的爱。如:“主,耶稣”;“阿爸,父啊”“主基督可怜我”或依撒格院长所用的“天主,求你快来拯救我;上主,求你速来扶助我。”等,反覆默念这些爱语,从内心底处缓缓地念,不费任何力气。就让它在那儿--在那儿我们和天主同在--对他开放,让他以他愿意的方式呈现给我们。
4 4        觉察分心时,让“爱语”轻柔地把你带回天主内:当大脑中出现各种杂乱的图像,往事或“好主意”时,让爱语单纯地,柔和地把它们轻轻地送走。不要烦恼,也不要舍不得,缓缓回到天主身边,与主在一起。要有“来者不迎,去者不送”的心态,潘宁顿神父讲,如果天主要给你好主意,会在别的时间给你。
5 5        结束祈祷前可以默念一遍天主经或其他经文。
注:初学时不妨每日二次,每次20分钟,到后来熟练了,可逐渐增加。让我们回家与天主同在吧!
 
第四节  “静观祈祷”
 
这节要讲的“静观祈祷”仅是静观方式之一,并非普遍所言Contemplatio。它是由在印度传教的雅格•包斯特神父(Fr. James Post)所提出。正如包斯特神父在《静观祈祷》一书中所言:“还有许多别的名称,表达同一件事,如静默祈祷,休息祈祷,天主纯在祈祷,爱心专注祈祷(即归心祈祷Centering Prayer),和心灵祈祷等。”15[15] 此书由台湾闻道出版社出版。在台湾、大陆极为推广。故在此节将这种静观方式介绍给大家,笔者曾四、五年之久以此法学做祈祷,根据研读,可推定包斯特神父所延用的是伽仙和《不知之云》的教训。当然,此祈祷具有它独特的方式。它分为九个步骤,前五步是实际静观的准备,在祈祷的过程中,可根据实际情况和个人所需,在某一步停留较长或较短时间,也可停留在某个固定的层次上。初学者可能一整个小时也无法走完这九步。那么,就每日一步一步的慢慢前进,怀着爱,与基督一同前行。
 
1 1        放松与静默:静静地坐下,并放松全身,把一切紧张放开,轻柔地寻求意识天主的直接与亲近临在的心态,寻求内心的平安和宁静。以忘我的精神,全神贯注地在天主身上,献上我们的时间。如此寻求和平与静默的行动,能产生圣宠的流入,它造成在圣神内觉醒的,真正纯诚的对天主而发的位际间的爱。
2 2        意识天主的亲在:将整个自我,向天主临在的意识开放。他临在于你的精神,并注意你对他的意识。他常驻守在真我的中心深处,你存在的核心。如今你必须“寻求”这种意识,将来有一天他会轻易地赐给你。在基督内,藉着基督,并偕同基督,将圣神倾注在你身上,使你能呼喊:“阿爸,父啊!”对他美妙的亲在,他用感谢和赞美充满你。
3 3        向天主降服:将你存在的每一部分降服在他权下,将自己归还给他,求他占有你,在你内并藉着你生活,将自己的关心和忧虑、感受和爱、整个人格及一切都交还给他。此一步骤可呼求圣神,他的倾注、恩宠、临在与平安,排山倒海的感受,变成热切而持恒的祈祷。
4 4        接受天主圣意:不能接受天主圣意,为祈祷是一大阻碍,是通往天主的绊脚石。按照事情发生的实际情况或人本来面目,去接受人,情况或事件,是天主的意思。不可以心灵的暴力,作影响别人或事件的工具。你只带给别人宽恕、接受、感激和爱,即在日常生活中,不下判断、辩驳、批评、暴戾、仇恨与恶的种子。放下自己的意愿,尝试着辩认他的圣意。他的国度来临和进展,全在于他圣意的接受与承行。
5 5        忏悔与宽恕:罪带给人挫折感、使人自卑、陷入悔恨状态。静观者必须面对真实自我:有罪,精神上多方面残障与瘫痪。在主前诚心忏悔请求宽恕,“我们的心责备我们,我们还可以安心,因为天主比我们的心大。”(若一3:20)接纳这个自我,因为他接受且爱护的就是这样的我。接受他的爱、原谅和你的喜乐,将罪恶交付给他的仁慈是心灵治愈的恩宠。将自己沈浸的一个“罪”字所代表的实在的精神领域中,而不要留在某一个具体罪过上。也可重复“主,可怜我!”或“耶稣,请宽恕我的罪!”直到他赐给你懊悔的恩宠,并在你内融化你罪恶的毒瘤。
6 6        静观祈祷:至此,已消除心中一切阻碍。“我只找寻渴望天主,唯有他。”16[16] 将自己投入他的临在中,你的目光单纯而爱慕地止息在他身上。它是默默无言的祈祷,用静静的热火培养出来,有种黑暗,是思想和清楚的概念无法突破的,但只有渴望的爱才能做到,“让内心的渴望、不断地向在你和天主之间的那朵‘不知之云’冲去。试着以热爱的箭穿透那朵云。”17[17] 这个阶段也可以爱语或调息的方法来进行。
7 7        接受的层面:天主经常回答,不可能拒绝以信德和爱情寻求他的人。你将自己沉浸在他的爱内,体验他注视着你,他急着进入你心,好用它爱圣父,并反射他爱的光辉。他将用他的临在,他的圣神充满你。你只能藉着信德、圣宠在经验中去辩认他。如果是他的圣意,静观祈祷将给人带来事奉和宣扬他的力量,为天国作证的力量,因他的圣名治愈的力量,给善心的人带来和平与团结的力量。
8 8        代祷的层面:你应寻求赐与者,而不是他的礼物。他关心所有属于他的人,他也愿意藉着你来为别的人代祷并受苦。在快要结束祈祷时,应以单纯和期盼的信心代祷,且按他的圣意祈祷,求天主的国到你和别人中间。
9 9        赞颂和感谢:耶稣一生不断地感谢并赞美圣父。当他使你认知他的临在,或藉圣神感动你,或用圣宠和平安充满你,你将开始自动自发地感谢赞美他。希望有一日,当你分享耶稣的孤寂和忍受痛苦时,只因他的圣意已在你身上满全,你会为之感谢他!
 
注:此祈祷最好每天一小时,圣伯铎•亚尔甘达拉警告说,祈祷时间太短时,刚将幻想排除,使心灵稳静下来,准备进入静观时,却已到了停止的时刻。
 
第五节  耶稣祷文(the Jesus Prayer)
 
戴迈乐神父(Fr. Anthony de Mello, S. J.)说:“可以相当肯定的是这种方式的祈祷起源于印度。印度人使用这种祈祷已有六千年的历史了。所谓‘耶稣祷文’,也是定名印度。”18[18] 后被埃及旷野隐修士用于圣经诵读(Lectio Divina)之中。黄克镳神父认为耶稣祷文便是从圣经诵读的“默想”产生出来的。19[19] 后经西乃山而传至亚度斯(Mt. Athos),中世纪时,在那隐院林立的小岛上,耶稣祷文达到黄金时代。然后,这祷文由希腊传到东欧国家,成为东正教灵修要素之一。上世纪在亚度斯山一位老修道者的住处发现了一本佚名作者的灵修作品:《东正信徒朝圣记》(the Way of a Pilgrim)。该书已译成几十多种文字,是耶稣祷文流传西方教会的重要媒介。现在,耶稣祷文在东西方受到广泛重视和普遍采用,这是史无前例的。书中描述的朝圣者的故事很单纯,从中亦可得知此祈祷的价值和做法。
 
那位朝圣者以自传的形式,描述自己如何急切寻求实践圣经的劝勉--要常祈祷,不停地祈祷,日以继夜地祈祷。他走访许多教堂,求助各式名各样的人,皆未能如愿以偿。一天,偶遇一位隐修的长者,这位隐修士教他诵念耶稣祷文的方法。每天诵念的次数不断增加,诵念的深度也会日益加深,由口里诵念渐渐变成发自内心的祈祷。这位长者死后,朝圣者再次踏上旅途。他每天不泄祈祷,一边走路,一边诵念耶稣祷文。过了数月,一天早上,他发现是耶稣祷文唤醒了他。他的心开始祈祷了,不论吃东西,走路或说话时,他的心就是一遍又一遍地祈祷,正如心跳一般,日以继夜,独立为之,不受头脑管制。事实上耶稣祷文已由一种个人主动或“自力的祈祷”,转成了被动或自发的祈祷。这祈祷带给朝圣者无比的安慰。“我发现内心祈祷的效力以三种方式呈现出来:在心灵中,在感官上以及在理智中。在心灵中的包括:天主爱的甘饴,内心的安静,心灵的愉快,思想的纯洁,天主的华美。在感官上的包括:内心的温暖,内心沸腾的喜乐,生命的魄力和轻松,以及对于疾病和痛苦的无意识。理智方面的包括:理智得到光照,了解圣经,通达万物的启示,摆脱无谓的忧虑,体验内在生活的温暖,确认天主的临在以及他对我们的爱。”20[20] 这位朝圣者终于学会了持续祈祷。此外,书中还述及他在旅途中的奇遇及很多好的教诲,不但有益于我们的祈祷,也有助于我们的灵修。下面我们将书中一些提及耶稣祷文方法的片断集合起来,可从中了解确切的耶稣祷文方法:
 
“耶稣祷文及内心不停的祈祷是以口舌,心灵及理智不停地呼求耶稣圣名,同时不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甚而在睡梦中也有一种天主临在的感觉。祷词是这样的:‘主耶稣基督,请怜悯我!’凡习惯于这样呼求的人,都会感觉到一种极大的安慰以及经常这样呼求的需要,过了一段时间,不这样祈祷的话,他就无法生存,这种祈祷已成了他的生命。”21[21]
 
“你要安静地坐着,低下头,闭上眼,轻轻地呼吸,以想像力在你的内心观看,收敛你的思想,并随着呼吸低声说:‘主耶稣基督,请怜悯我!’设法驱逐所有思想,要不慌忙地,经常重复这种作法。”22[22]
 
“你知道,人的理智是在他的胸中……因此,要从你的理智中拿去一切思想(如果你愿意的话,就能做到),并加入‘主耶稣基督,求你怜悯我!’这句话。设法以这句内心的呼求来代替所有其他思想,假以时日,它必定会为你打开心扉。”23[23]
 
“随着呼吸的韵律,让耶稣祷文进出心内;我想像着心的位置,吸气,并保持这口气,同时念:‘主耶稣基督’,随后呼气时便念:‘请你怜悯我!’”24[24]
“你想像一下你的心,让你的眼睛透过胸部看到你的心,并静静的听它如何一下一下地跳动。如果你能够办到这一点,就可以在每一下心跳动时加上祈祷的话。也就是说:在心跳动第一下时,你说或想:主;在跳动第二下时,说:耶稣;第三下:基督;第四下:请怜悯;第五下:我。你要经常这样练习,这对你来说应该很容易才对,因为你已准备好要作内心的祈祷。一旦你习惯了这种动作,就可以开始在心中加入耶稣祷文,吸气时说:‘主耶稣基督’,呼气时说:‘请怜悯我’。这样做了一段相当的时间之后,你会感觉心中微痛,然后渐渐采生一种势力,藉着天主的帮助,你可以到达内心不停祈祷的地步。”25[25]
 
第六节  圣依纳爵式的静观
 
十二世纪起,神学的各大学派相继成立,强调观念的分析、定义、分类等。神学方面的此种作法阻碍了中世纪建基在Lectio Divina上,而向Contemplatio开放的祈祷。十五世纪末,心祷(mental prayer)愈来愈系统化,也愈来愈复杂了。虽然如此,Contemplatio依旧是专务灵修者所追求的最后目标。十六世纪时,心祷分为三类:推理式的默想(discursive meditation)多用思考;情感式的祈祷(affective prayer)多用意志;默观(contemplation)主要是天主所赐的恩宠。这三者是不同的祈祷方式,各有其目标与方法,不再是同一祈祷时段内不同的行动(acts)而已。这种分割法使三者各自独立,有其不足之处。值得说明的是,在《神学辞典》中mental prayer偏重于十六世纪推理式的默想,26[26] 而“心祷”(prayer of the heart)“属祈祷的一种……以别于使用外在语言的口祷”。27[27] 在《天主教教理》中,“心祷”相似于传统的默观,也涵盖《神操》中的Contemplation。28[28] 让我们再次回到历史中,文艺复兴给教会带来了新的挑战,不少外教思潮取代了基督思想。因此教会内兴起了一种收复失地的运动和传教的热忱。为适应时代需求,劳耀拉的圣依纳爵以新的方式给予传统的默观。他的《神操》(完成于1522年至1526年间)把祈祷方法分成主要的三大类:
 
1 1         推理式的默想(meditation):“第一周”内用“三司”默想。记忆,先记得所选默想的题材;理智,思考从题材所得的“教训”;意志,依据教训,定志实行。故第一周的目的是改善生活。
2 2         Contemplation(与传统意义不同):“是以耶稣为焦点的信德的凝视……也注视基督生活的奥迹。”29[29] “第二周”内凝视“定像”中的某一对象,采用基督的一段生活情节,再去生活它,这情节中自己可采一项积极的职务,那事仿佛正在现时发生,你自己仿佛就是身与其事的一个,也听他们讲什么?看他们做什么?这种祈祷的目的是培养、发展情感式的祈祷。
3 3         五官专注祈祷(application of five senses):专注灵魂的五官(看、听、嗅、尝、摸)于默想的主题上,其目的是准备、带领初学者进入传统意义的Contemplation,且帮助在祈祷方面已有相当基础者发展他们“心灵方面的感官”(Spiritual Senses)。
 
除以上三种主要的祈祷的方法外,依纳爵还提出了行动中的默观(Contemplation in Action)。“行动”一词是指日常生活中一切大大小小行动。他要求初学修士与初学完毕后尚在求学的修士,致力于这种灵修。在会宪里,他要求经常训导初学修士们“在一切事物中寻找吾等主天主。尽可能从自身拔去一切爱受造物之爱,而把这爱放在造物主身上:按照他的至圣圣意,在一切受造之物上爱他,也在他内爱一切受造之物。”(会宪III,288)1551年圣人在一封信中说:“正在求学的修士们不能做长时间的默想。但他们可以在一切事物中练习寻找吾等主的临在。例如谈话时,来往走动时,看时,尝时,听时,想时……总之在我们一切行动中,因为尊威的天主,由于临在、德能与本质,真正在一切事物中。”(Dumeige, Lettres No. 68, p.242)同一封信中他又说:“这种很好的练习,即使时间不长,也能准备我们接待吾主大的访问。”30[30]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验证码

首页关于我们加入我们法律声明帮助中心联系我们│网站地图:XML HTML 技术支持:宝安网站建设

心淘宝| xtb88 | 回归心灵 丰盛人生•深圳品凡文化传媒  粤ICP备13069957号-1    深圳•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