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顶部图片

东方智慧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观呼吸:平静的第一堂课

观呼吸:平静的第一堂课

发布者: 本站 发布时间:2015-11-05 15:56:28 浏览量:1245次 得分:(共次评分)
我们所教导的禅修名为「内观禅修」。就像我们先前所说,禅修的可能对象几乎是无限多种。在漫长的历史中,人类已经使用过许许多多种,即使在毗婆舍那(vipassana-,即内观)的传统内,也有许多差异。有许多禅师教导他们的学生观察腹部的起伏,也有人建议将注意力集中在身体和坐垫、手和手,或腿和腿接触的感觉。不过,我们这里所解释的方法,是最传统的、也有可能是释迦牟尼佛当初教导他弟子的方法。《念处经》记载了佛陀对于正念的原始教导,里面就明确指出,一个人应该先将注意力集中在呼吸上,进一步才注意其它的身心现象。
 
 
为什么要集中注意力?
  我们坐下来,观察空气在鼻孔的进出。乍看之下,这似乎是非常奇怪与无用的程序。在进一步探讨之前,先来检讨一下它背后的原因。我们好奇的第一个问题可能是,为什么要集中注意力?毕竟我们是试着开发觉性,为什么不直接坐下来觉察心里所呈现的是哪些事?事实上,确实有那种类型的禅修。它们有时被认为是缺乏体系的禅修,实践起来非常困难。心是微妙的,思惟在本质上是一种复杂的程序,我们很容易被思惟的锁炼困住、缠绕或钉死。一个思惟带来另一个,然后便一个接着一个,相续发生。十五分钟之后,我们才突然惊觉,我们这一整段时间都在作白日梦、性幻想,或者陷入对金钱及其它事物的担忧中。
  对于思惟的觉知与思考是不同的,那种差异非常微细。那主要是感觉或质地上的差异。单纯以正念做为觉知的思惟,感觉上质地比较轻,在思惟与观察它的觉知之间,感觉上有一段距离。它像泡沫一样轻盈地升起,当它消失时,则不必然会启动下一个思惟的锁炼。平常的意识思惟在质地上则重得多,它是沉闷、费力、支配与强制的,它会把你吞没,并掌控你的意识。它本质上是不由自主的,并且会毫不迟疑,直接启动下一个思惟的锁炼。
 
禅修需要固定的参考点
  意识的思惟会连带引发身体的紧张,例如肌肉收缩或心跳加速等。不过在实际衍生出疼痛之前,你不会感到紧张,因为平常意识思惟本身就是贪得无厌的,它攫取你所有的注意力,让你完全忽视它自身的效应。察觉思惟与思考思惟之间的差异是很真实的,不过它非常微细,难以看见。要想看见这个差异,禅定是必须具备的工具。
  深沉的禅定,具有缓和思惟过程与加速觉知看见它的作用,导致检视思惟过程的能力增加。禅定是我们看见微细内在状态的显微镜,我们利用注意力的焦点,达到具备安定与正知的统一心境。缺乏一个固定的参考点,你会迷失,会被内心无尽的流动与变化所迷惑。
  我们使用呼吸做为焦点,它是不可或缺的参考点,心的出走与拉回皆根据它来判断。分心不能被看成是分心,除非有一个中心焦点偏离了。根据这个参考架构,我们可以看见持续不断的变化与干扰,那是正常思惟的一部分。
 
禅定就像是驯服一头野象
  古代的巴利经文把禅修比喻为驯服一头野象的过程。先以一条坚固的绳子,把新捕获的动物绑在柱子上。当你这么做时,大象会反抗,连续数日尖叫与踩踏,想要扯断绳子。之后,对于逃脱,它是完全死了心,便安静下来。此时,你可以开始喂食它,并在安全的范围内控制它。最后,你可以完全抛开绳子与柱子,训练你的大象完成各种困难的任务。现在,你拥有一头驯服的大象,可以驱使它做各种工作。在这个比喻中,野象就是你狂野不羁的心,绳子是正念,柱子则是你禅修的对象,也就是你的呼吸。这个过程所呈现的驯象,是训练良好与专注的心,可以担任艰巨的任务,摧毁障碍实相的假象。禅修的作用就是降伏内心。
 
懂得呼吸,让你更贴近生命
  我们接着要问的是:为什么选择呼吸做为禅修的主要对象?为什么不是其它更有趣的事物?答案有很多个。一个有用的禅修对象,应该要能增强正念。它应该是轻便、简易与容易取得的。此外,它应该不会在解脱过程中引发贪、瞋、痴。呼吸满足了这些标准,而且还有更多好处。呼吸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最普遍的,它随时随地与我们同在。它一直都存在,经常可以使用,到死之前绝对不会停止,而且不用花一毛钱。
  呼吸是一种非概念性的过程,是不用思考就可以直接体验到的事。此外,它和心一样,是活泼与经常变化的。呼吸是一种规律与循环的动作吸气、呼气,把空气吸进来、再把空气吐出去。因此,它是生命本身的缩影。
  呼吸的感受是微细的,不过当你练习数息时,它却是清晰可辨的。你需要花点工夫才能发现它,不过这是每个人都可以办得到的。你应该在它上面下工夫,但不要太用力。因为这些缘故,呼吸可以做为禅修的理想对象。呼吸一般来说是不自主的过程,它以自己的步调行进,不需意志主导。不过意志的念力,还是可以令它减缓或加速,可以让它变细长,或者短促。要在呼吸的不自主性与强制操作之间取得平衡,需要相当小心。在这里有些关于意志与欲望本质的功课需要学习。此外,鼻孔尖端的那一点,可以被看成是内在与外在世界之间的一扇窗。它是一个枢纽,也是能量传输的据点。外在世界的物质由此进入内在,成为那个被称为「我」的一部分,而「我」的一部分也由此流出,融入外在世界。这里有些关于自我以及自我是如何形成的功课需要学习。
 
呼吸对所有生命而言,都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对这个过程的真实体验,会让你更贴近其它生命,它向你揭示出你与其它生命本质上的连系。毕竟,呼吸是一个当下的过程,这意谓着,它一直都发生在此时此地。当然,我们平常并不总是活在当下。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回忆过去或者前瞻未来上,充满了各种忧虑与计划。呼吸丝毫不在当下,当我们真的在观察呼吸时,我们自然置身于当下。我们从心理印象的泥淖中脱身,投入当下纯粹的经验。在这个意义下,呼吸是一个活生生的实相切片。以正念清楚观察这样一个生命本身的缩影,将能带来洞见,它可以被广泛运用在我们的其它经验上。
你会不会「呼吸」?
  使用呼吸做为禅修对象的第一步是,先找到它。你寻找的是空气进出鼻孔具体而实在的触感,这通常只在鼻尖内部,但那个确实的点,会因人而异,需要视鼻子的形状而定。为了找出你自己的点,先快速深呼吸,并注意空气通过时,你鼻子里面或上嘴唇最有感觉的点。现在,呼气并注意同一点的感觉。这整段呼吸过程,你都将透过这个点来完成。一旦能清楚而明确地找到你自己的呼吸点,就要利用这一点,维持专注。如果不先找出这一点,你会发现自己老是在鼻子进进出出,在通气管上上下下,一直在追逐呼吸,但是却永远也赶不上它的脚步,因为它持续在变化、移位和流动。
 
欲速则不达
  如果你像木匠一样,掌握锯木头的诀窍,你就不用站在那里看着锯刃上上下下,那样的话你会头昏眼花。你将注意力固定在锯齿接触木头的地方,这是你唯一可以锯出一直线的方式。身为一位禅修者,你把注意力集中在鼻子内侧那个唯一的感受点上。从这个有利的点上,清楚而镇定地观察呼吸的整个动作,就一点也不会想要控制呼吸。它不是瑜伽的呼吸术。你专注在呼吸自然而又自发的动作上,别想去调整它,或者用任何方式去强调它。多数初学者在这方面会碰到一些麻烦,为了帮助他们专注在这个感觉上,他们不自觉地凸显他们的呼吸。勉强与不自然的努力结果,实际上变成禅定的障碍而非促进禅定。不要刻意增加你呼吸的长度或声音,后者对于团体禅修尤其重要。大声呼吸会造成周围的人很大的困扰,只要让呼吸像睡着时一样,自然地动作。放下,并允许这个过程按照自己的节奏进行。
  这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不过它比你所想象的更难处理。如果你发现自己遇到麻烦,不要气馁,只要把它视为观察意识动机本质的机会即可。观看呼吸间的微妙互动关系,包括想要控制呼吸的冲动,以及想要停止控制呼吸的冲动。你或许会暂时感到挫折,但这却是很有价值的学习经验,而且这只是过渡阶段。最后,呼吸还是会循着自己的步调前进,你也不会再有想操纵它的冲动。此时,你已经学会重要的一课,你学会了放松。
 
呼吸也需要练习?
  呼吸,乍看之下似乎显得平凡而无趣,不过事实上它是一个非常复杂与迷人的程序。如果你注意看,它充满细致的变化,有吸气与呼气、长息与短息、深呼吸与浅呼吸、平顺的呼吸与不顺畅的呼吸等。这几种呼吸又彼此微妙地相互交错。仔细观察呼吸,确实地研究它,会发现许多变化与一个不断循环的模式,就像一首交响曲一样。不要只观察呼吸的外貌,有比入息与出息更值得看的地方。每一个呼吸都有初、中、后的阶段,每一个入息都要经过出生、成长与死亡的过程;每一个出息也一样。呼吸的长短与快慢,会随着情绪,思惟与声音的刺激而改变。研究这些现象,你会发现它们非常迷人。
  不过,这并不表示你应该坐着而脑海中浮现这样的声音:「一个短促的呼吸,一个深长的呼吸,下一个会是什么呢?」不,这不是内观,这是思考。你会发现这种事经常会发生,尤其是在刚开始的时候,这也是一个过渡阶段。只要注意这个现象,再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呼吸的感受上就好了。分心会再次出现,但是将注意力一次、一次又一次地拉回到呼吸上,持续这样做,直到不再分心为止。
  刚开始时,可以预期会遇到很多问题。你的心经常会跑开,像一只大黄蜂一样四处嗡嗡乱飞。尝试让自己别担心,心猿意马的现象是众所皆知的。这是每一个经验丰富的禅修者都必须面对的事,他们已经用各种方式通过考验,你也一样可以。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只要注意到你正在思考、作白日梦或忧虑的这个事实即可。保持温和与坚定,不要气馁或灰心,重新回到呼吸单纯的感觉上。一次、一次又一次。
 
 
了解自己,就能带来解脱
  在这个过程中,有一天你将突然惊异地觉悟到你是完全疯了。你的心是一栋带着轮子的疯人院,尖叫着并语无伦次地从山丘上滚下来,完全失控与无助。没问题,你不会比昨天更疯狂。心一直都是如此,只是过去你从来没有注意到而已。你也并不比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更疯狂,唯一真实的差别是,你已经认清这个情况,而他们则还没有,因此他们仍然可以苦中作乐。那并不表示他们比较好,无知可能会是一种幸福,不过它无法带来解脱。因此,不要让这个觉知困扰你。事实上,它是一个里程碑,一个真正进步的象征。你已经正视这个问题,代表你已经上路,并且脱离它。
 
别思考,也别睡着
  在呼吸的无言观察中,有两个情况你应该避免:思考与昏沉。思考的心大都清楚显示在我们前面讨论过的心猿意马的现象上,昏沉的心则多半是相反的情况。昏沉一般是指任何一种昏昧不觉的形式。它最好的情况是一种心灵的真空,其中没有思惟、没有对呼吸的观察,或对任何东西都没有知觉。它是一个缺口,一个像无梦的睡眠一样,没有形状的心灵灰色地带。昏沉的心是空白的,避开它。
  内观禅修是一种充满活力的作用,禅定是对单一项目的一种强而有力的注意,觉察则是一种光明而清晰的警觉。禅定(sama-dhi)与正念(sati),是两种我们希望开发的能力。昏沉的心两者皆缺,最糟的情况就是,它会让你睡着,即使是最好的情况,也只会浪费你的时间。
 
禅修有特定目标,但没有时间表
  当你发现自己陷入昏沉时,只要注意到这个事实,然后就重新将注意力拉回呼吸的感觉上。观察吸气与吐气时鼻孔的触感。吸气,吐气,并观察所发生的事。当你这样做了一段时间,也许几个星期或几个月之后,你会开始感觉到那个接触,成了一个具体的对象。只要继续这个过程,吸气,呼气,并观察所发生的事。当定力逐步增加时,心猿意马的状况就会大为减少,呼吸也会慢下来,干扰愈来愈少,你将更能清楚地追踪呼吸的变化。你开始体验到一种大大的安定,尝到完全没有烦恼的滋味。没有贪心、欲望、嫉妒、猜疑或憎恨;不再激动,恐惧也不见了。这些是美好、清晰与幸福的心态,它们是短暂的,会随着禅修结束而终止。但是这些短暂的经验还是会改变你的生活,这不是解脱,不过这些都是你进步的阶梯,会引领你到达目的地。但是,别期待速成的幸福。攀爬阶梯也需要付出时间、精力与耐心。
  禅修体验不是一种竞赛,虽然有特定的目标,可是没有时间表。你正在做的是逐步挖掘表层的假象,达到究竟实相的觉悟。这个过程本身是迷人与自足的,能让你乐在其中,别着急。
  当你好好地做完一次禅修时,会感到内心焕然一新。那是一种平静、活泼与愉悦的能量,能够拿来解决日常生活的问题。以这点来说,就相当值得了。禅修的目的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只是禅修的副产品,应该如此看待。如果太强调解决问题的层面,你将会发现,在禅修期间,你的注意力会不自觉地转移到问题上去,导致你无法进入禅定。
 
 
利用禅修增强能量
  练习期间不要想你的问题,轻轻推开它们。暂时撇开一切忧虑与计划,让你的禅修成为一次完全的休假。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能力,只要善用禅修期间所培养的心的能量与朝气,以后就可以解决的这些问题。要像这样相信你自己,最后它就真的会发生。
  不要为自己设定遥不可及的目标,对自己温柔一点。你正试着不间断地,持续跟上你的呼吸。那听起来好像很简单,因此你很容易在开始时,就严格地敦促自己。不过,这是不切实际的,最好能将时间切成小段,慢慢来。开始吸进一口气时,下定决心只要跟上那一口气。即使只是这样都不简单,不过至少可以做得到。接着,开始吐气时,也是一样,只要下定决心跟上那一口气,整个过程都是如此。你还是会一再失败,但是请持之以恒。
 
觉察正在发生的事
  每一次你失败时,就再从头来过。一次一呼吸就好。这是你能真正获胜的游戏级数,跟紧它,在每一次呼吸的循环,下定新的决心。谨慎而且精准地观察每一次呼吸,一秒一秒地往上堆积,每一次都是一个新的决心。如此一来,最后一定会生起持续无间的觉察。
  呼吸的正念是一种当下的觉察,当你的做法正确时,你只会觉察到现在正在发生的事。你不会向后看,也不会向前看。你忘记最后一次呼吸,对于下一次也没有期待。吸气一开始时,你不会预期到那次吸气的结束,也不会跳到接下来的呼气。你只停留在正在发生的地方。吸气正在开始,那才是你要注意的,除此之外无他。
 
 

  这个禅修是一个调伏心的过程。你的目标是达到完全觉知每一件事的程度,那是指发生在你自己知觉世界里的每一件事,它是怎样发生?又是何时发生的?就在当下,如实地觉知;就在现在,完整无缺地觉知。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高远目标,绝非一蹴可就。它需要练习,因此我们从小地方开始,我们在一个小单位的时间内,只在单一的吸气内,完全觉知。当你成功时,你就已经迈向一个全新的生命经验。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验证码

首页关于我们加入我们法律声明帮助中心联系我们│网站地图:XML HTML 技术支持:宝安网站建设

心淘宝| xtb88 | 回归心灵 丰盛人生•深圳品凡文化传媒  粤ICP备13069957号-1    深圳•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