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顶部图片

视界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在Google总部禅修:搜索内心自我

在Google总部禅修:搜索内心自我

发布者: 本站 发布时间:2016-03-21 20:55:41 浏览量:857次 得分:(共次评分)
在谷歌总部Chad-Meng Tan端坐在一张椅子上,他瘦长的身体打成莲花座。Tan让大家轻轻地闭上双眼。他的音色是悦耳的男中音,富含催眠力,音调缓慢且有韵味,既温和又迷人。
 
“让你的注意力停留在你的呼吸上。关注呼气、吸气与中间的间隙。我们大家感觉到肺部先是装满空气,然后排空空气。”
 
当大家关注一呼一吸这微小细节时,渐渐地,我们脑子中的其它念头,与工作、家庭及金钱相关的念头,开始脱落,大家凝神关注自己胸腔的起伏。
 
几千年来,禅修帮助禅修者进入禅定状态,现在我们也不例外。屋子里安静到似乎手都可以触摸到寂静。在这寂静中,我觉察到自己又呼吸了一口气。
 
几分钟后,Tan打破宁静,他告诉大家这次禅修课结束了。大家眨者眼睛,相互温馨地微笑,眼睛巡视着我们的临时禅堂,一间谷歌公司原本用来做报告用的大厅,长条型荧光灯照明的临时会议室。
 
4谷歌的搜索内心自我禅修课.jpg
谷歌的搜索内心自我禅修课
 
Tan与他的主要学员都是谷歌员工。刚刚结束的课程,是教育员工如何管理情绪,让员工在工作过程中表现更好。“让心安下来”,Tan说着。他让大家预备下次的禅修课,学习如何应用禅修来更好地面对成功及失败。
 
在谷歌,已有上千名员工参加过“搜索内心自我”的培训,还有400多名员工登记,排队参加“突破自我与如何用好自身能量”的课程。2011年后,谷歌公司每两个月举办一系列的觉察禅修午餐,餐中除了禅修铃声以外,大家禁语。
 
这一禅修午餐例会是在2011年,世界禅宗高僧,一行禅师造访谷歌公司之后,才开始设立的。最近,谷歌公司还专门为员工的行禅提供方便,修了一段行禅曲径。
 
在硅谷,谷歌并不是唯一一家拥抱东方禅修传承的高科技公司。在硅谷,禅修被认为是新的咖啡因,一个能解放生产力与创造力的新“燃料”。禅修与觉察禅修的课,教授不分别的关注力,正成为硅谷这一区域的重量级公司的标签。
 
谷歌成立“搜寻内心自我”的领导力培育学院,教授谷歌的禅修方法。脸书与推特公司的创始人,也把静思练习,作为他们新兴企业的主要文化特色。他们在公司办公室举办禅修会,并在工作过程中安排禅修,使觉察成为至高无上的企业文化。
 
仅在2012年冬季,旧金山智慧2.0讨论现代禅修的大会上,与会者多达1700名。推特、思科与福特汽车公司的企业高领都来参加。
 
硅谷公司不仅仅是沿习传统佛教修行。企业家与工程师们已经拾起传统,重新塑造成适应硅谷企业的,以目标为导向、数据驱动、并绝大多数信奉无神论的企业文化。他们并不关注过去生与轮回,更不理会涅槃。
 
北加州高科技公司对禅修的投入也同样核算投资回报率。肯尼思·福乐克,旧金山一位有影响力的禅修老师说,“所有这些神秘兮兮的事物,都是过往不可逆行的往事。我们现代人禅修的目的,是要锻炼大脑,让大脑像一锅汤一样,起合适的化学反应”。
 
或许我们妄下结论,将硅谷对这一古老禅修的兴趣,当做另一个非精神层面的时尚,但是请大家明察,硅谷高科技的先知们,已经对大家今天的生活,产生了多大的渗透和影响力。
 
这些高科技公司,特别擅长将点滴的灵感,转化为千万人日夜追求的新技术应用与产品。
 
不要忘记,硅谷许多塑造世界个人电脑行业与互联网的大佬们,许多曾经是当年反叛文化的嬉皮士。他们对东方信仰的兴趣也体现到现代科技世界当中。乔布斯当年曾在印度,花了几个月寻找大师,他的婚礼也是由一名禅师主持的。
 
杰克·康非尔德在成为美国佛教界先驱之前,在哈佛商业学院管理当年屈指可数的电脑大型机。
 
今天的硅谷,少有人会有闲情逸致,去理睬所谓“扯淡”的嬉皮文化。硅谷的禅修,也不是用来探讨生命的无常。禅修被他们拿来当做工具应用,质以提升自身,并提高生产力,这就是比尔·端恩,谷歌一位梳着大背头的电脑工程师,对禅修学习的个人出发点。
 
他设计的禅修课的受众,主要是谷歌满腹牢骚的工程师、无神论者和理性思维者们。端恩先生为他们设计了一套禅修初级课程,名为“神经自我黑客”。端恩的课程从神经科学讲起,论述生物进化论。他认为人类是猿猴的后人,与生具有一触即发的敏感性。
 
在现代职场中,这种特别敏感的条件反射,实际上是大家在职场上取得成功的障碍。很多人轻易把一般性的争吵,在情感上视为“你死我活”的情感决斗。在这种状态下,大脑中的杏仁核(该区域负责处理恐惧),一下子取代了大脑逻辑思维能力。大家因而都沦为“猴性思维”的奴隶。
 
大量研究证明,禅修可以优化大脑对压力的反应。波士顿大学研究人员发现,经过仅仅三个半钟头的禅修练习,研修参与者对富有感观刺激的图像,变得没有那么容易冲动。其它的研究也发现,禅修能提升人的工作记忆及决策能力。
 
通过对长期禅修者的跟踪发现,禅修者对快速变化的媒介,还是能够凝神静智的。谷歌的一份报告也暗示,禅修者轻易不患感冒。当然,谷歌人花时间禅修, 目标肯定不仅仅是预防伤风感冒,他们禅修的目的是能够更好地把握情感,更好地了解同事的起心动念,更好地培育情商。
 
在谷歌公司,工程师人才集中,但工程师们往往最匮乏情商。Tan,谷歌“寻找内心自我”禅修课程的创始人说:“大家都知道禅修对个人事业发展有帮助。每家公司的老板同样也知道,如果公司员工的情商高,公司一定发大财”。
 
Tan在2000年加入谷歌,员工编号为107号,一开始从事移动搜索研究。多年来,他不断尝试移植禅修学习课程,他的努力屡遭挫折。一直到2007年,当他把静思方法用提高情商来包装,员工才对他的禅修课程需求突飞猛进。
 
谷歌现在的一系列员工培训提升课程,融合了禅修内容。Tan也一举成为谷歌一位大名人。虽然还没有数据证明禅修对谷歌的财务数据提升有帮助,但是多项调研证实,情感上沟通舒畅的员工,工作稳定,轻易不跳槽。
 
既然谷歌公司关注员工的生理需要,如提供健身设施,补贴按摩,以及提供员工免费享用的有机食物的餐饮,以保障员工的生产力,那么为什么不帮助员工寻找生命的意义,并且促进员工之间舒畅的情感互动?
 
比尔·端恩先生对谷歌公司的禅修课程深有体会,倍加赞赏。他曾在工作与个人生活中遭遇危机,一方面面对巨大工作压力,另一方面又要处理父亲身患心脏重病的治疗。面对这巨大的压力,他过去常用的喝烈性酒、猛吃汉堡的办法也无法减压。
 
后来还是在参加了一鸣老师有关觉察禅修的课,他才因而得到帮助。端恩很快地将其中的禅修练习,变为个人的习惯行为,因此受益匪浅。他不仅处理好父亲的不幸死亡,也因为个人专注力的提高,被提拔到公司的管理层,管理一支150名员工的团队。
 
虽然端恩声称自己是一名经验主义者。当作者走进Tan的课堂中,端恩与他的同事学员们,还是没有对Tan的自他交换藏传禅修法心有所动。Tan在课堂中要求大家观想众生慈悲,都具有明亮白色光芒。当呼进白光,观想在心里1×10倍地放大慈悲。
 
当观想呼出象征无尽慈悲的白光时,我都能感受到头盖骨下面的大脑轰鸣声。那一刻,我想大家似乎都忘记了这是在谷歌公司的会议厅做禅修。
 
谷歌是硅谷提倡禅修的先行者。但我们也要感谢素伦·高德海摩尔。如果不是这么一位觉察禅修教练在硅谷的出现,谷歌的“自我内心搜索”会是当今硅谷形影孤当的禅修课。素伦曾经经历过离婚、破产、失业,身陷新墨西哥州的一个1,500名人口的小镇,多年来在纽约的青少年管教中心,教授瑜伽与禅修。
 
他曾经历过玩推特成瘾难戒,因而有感而发,写了一本智慧2.0的书,书名为《古老的秘密:为大家觉察使用创新和互联技术的提示》。这书虽然并不畅销,但切中要害。
 
书中谈到现代人神游于电邮、推特、脸书和更新的智能手机,导致心智乏散,每时每刻,就像是在赌场玩老虎机,每刷屏一次都指望有信息大奖的出现。
 
后来他倡议举办大会,让兼顾技术与禅修的社区人士共同探讨,如何让技术与工具融入生活,而不是让技术与工具接管大家与生活。
 
2010年第一次大会,参会人数有数百人,三年后参会人生增加5倍。2012年冬季,差不多有1700名人士参会,来聆听包括阿里娜·赫芬顿、领英执行官杰夫·维纳、推特创造人之一的伊万斯·威廉姆斯等名人的演讲。
 
 
智慧2.0以及其它灵修运动在硅谷风声云起。由于剥离了宗教的原教义和许多教条,使大家更容易接受。这样的剥离似乎对传统的继承,有捡了芝麻掉了西瓜之嫌。
 
当年释迦牟尼佛可是抛弃了荣华富贵,在菩提树下发愿悟道,随后开始四处布道,教育大家放下我执。但是,当我们在智慧2.0大会上,看到一帮超级富豪在台上大谈禅修,我们是否感到有些不和谐?
 
佛教一直倡导慈悲,这是因为我们大家本是一体,众生无别。这是佛教强调同理心、慈悲心的主要初衷。人与人的相互关联可以在脸书上一览无余。
 
阿斯诺·贝加先生并没有想出家修行,他的禅修修行就是提着相机行走,但贝加先生所做的真是了不起。
 
他把佛教的核心理念:慈悲同理心,融入了一个超过10亿人使用的社交网络,他对佛教的理解与佛教应用远远超过许多禅修者,不管这些禅修者禅修打坐修到什么级别,会散盘、单盘还是双盘。
 
好,现在让我们的思绪回到“搜索内心自我”课堂。Tan老师对上课的学员们提了一个小要求。他让每两个人结成一对,交替为对方的幸福而冥想禅修。 
 
我们大家都能成为圣人,因为每一个圣人的习气是可以培育的,Tan就是这样鼓励大家的。
 
“如果从现在做起,我们帮的不仅仅是自己。我的理想是为世界和平而铺垫,在全球范围内重塑众生的内心,倡导和平与悲悯,”他继续这样写道,“幸运的是我们今天有办法。我们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个办法就是禅修”。
 
Tan的一名学员在课堂中举手提问。这位学员提出,虽然这是很神圣的培训练习,但随机为其它人的幸福而祈愿好像有些不真实。她说:“我是感觉得我在默念这些话,但我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Tan告诉她这样就可以了。这个练习将来可以帮助到大家,虽然现在看上去这个练习有些空洞,但“先有形似,后有神似”。
 

这节禅修课就这样结束了。大家走出课堂,感受到炫目的太阳光。下一节禅修课五分钟后开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 验证码

首页关于我们加入我们法律声明帮助中心联系我们│网站地图:XML HTML 技术支持:宝安网站建设

心淘宝| xtb88 | 回归心灵 丰盛人生•深圳品凡文化传媒  粤ICP备13069957号-1    深圳•南山